一粒污糖

污即是正义!我写的所有一切他们属于彼此。污才是这个世界的终极奥义!
最近痛饮二锅头,极限男人帮团魂燃烧。

小美人41 成年


大家好久不见,以下是正文

二月红半梦半醒的仍闭着眼睛,将那只手盖着自己的脸,含混道:先不醒。

他热热的鼻息吹出来,一下一下的打在这手上,安静了没一会儿,轻轻地道:哥哥,哥哥,我又梦见你啦!

一个声音也是轻轻的回应他,在他鬓边轻轻吻了一下道:不是你做梦,是我在做梦啊。正是傅经年。

语毕就觉得手下的睫毛颤动了起来,刷着手心,气息也促了。傅经年知道他有点想哭的意思,哄他道:好孩子,让我瞧瞧,不兴哭的。

二月红索性拿被子蒙住了了头,把自己也团了起来,抓着傅经年的手仍盖在脸上,牙齿轻轻的一下一下咬着他的小指,傅经年手上沾了泪水,知道他哭了,另一只手轻轻抚着他,温言道:好孩子,我不能呆久,是溜进来的,快让我看看你,这就要走了。

二月红闻言忽的一下掀了被子出来,脸上挂着泪,道:这就走么?

傅经年盯着他好好的瞧了几眼,看来并没有好好的吃饭,脸还是瘦了,头发长了些,更显得脸要瘦没了似的,虽然瘦了些,却还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美人,一把将二月红搂了过来道:让我抱抱。

二月红放松了手脚软绵绵没有骨头似的依在他怀里,他俩脸挨着脸坐在黑暗里,傅经年坐在床沿上抱着他,两月不见,能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瘦的只有薄薄一片似的,两片蝴蝶骨都刺了出来,心疼道:你到底怎么听我说话的?说了要好好吃饭,怎么还是这样瘦了?

二月红拿手摸他的脸,道:你怎么这样憔悴了,你走的时候眉头没有这样的皱纹。

傅经年手紧了紧,吻他额角道:你是不是又不吃饭了?

二月红还在摸他的脸,他赶路急,下巴上长了一圈青色的胡茬,二月红拿指尖一下一下的摸那胡子,道:我吃了,还是瘦了,我也没有法子。我是满腔相思,一肚子愁肠,没地方长肉了。

傅经年被他逗的小小的笑了,振动了一下,道:那我就是,思君令人老,所以就老了。

二月红自己也笑了,道:你怎么也酸起来了。又道:我想你,特别想,想的我心里空空的,好像心里有一块被你带走了,填了别的什么进来。

傅经年道:我的心填了一块进来。

二月红满意这样的回答,他将头更加的靠近傅经年,呼出一口气,又有点想哭,他眨了一下眼睛,一滴泪滴下来。

傅经年立刻就觉得了,道:你又哭啦?

二月红道:我高兴,就哭了。不是难过。又道:大崔。

傅经年搂着他,唔了一声,他因军情的事拖住了,已经算了最快到北京也是半夜,又不愿过了生日再来,一刻也不愿等着,所以先派了大崔来联络醉醉,打的就是这个半夜偷偷进门的主意,他知道醉醉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绝对做得到半夜跑出来开门带路。

二月红又道:你怎么回来了?你特意不告诉我的?

傅经年的手轻轻揉着他的头发,道:我回来复命,谁知道给拖住了,我怕我赶不回来你要失望,就没敢告诉你,所幸赶到了。

二月红道:我十八啦!

傅经年搂着他亲他头顶的发旋,微笑道:十八啦!

二月红喝了酒本就没醒,醉意上来,有点迷糊,含混道:我当你来不了,虽知道应当体恤你,可心里真不好受。

傅经年觉出了他声音里的困倦,把他翻过身来,靠在自己怀里,道:我不能久待,哄你睡着我就要去啦!

二月红在他怀里动了动,寻到了他肩窝处靠着,又摸索着去摸傅经年的袖子,傅经年大氅进门已经脱了,里面是制服,袖子上的扣子带着花纹,二月红去扣那花纹,道:那我不睡了。

傅经年知道他已经困倦,在他额角吻一下道:十八了,还要扣个什么才能睡着。

二月红小声地嘟囔道:臭毛病还有一筐呢,一半是你惯的。

傅经年笑了一下,握住了二月红在他袖子上扣扣索索的手,道:我的人,我就要惯着。他沿着二月红的手指摸索着,摆弄他的指节。二月红的手小,手指纤细柔软,浑若无骨,放松了在他掌心,他一个一个指节的捏着揉着。二月红眼皮发沉,嘟囔道:你不许走。又没话找话道:你都没给我回信。

傅经年想起他那两封信,抓着他的手晃了晃,道:还要回信,接了你的信,我的魂也被你勾走了一半,恨不得立时回来见你,我就是回信,你要不要?

二月红在他身上蹭了蹭道:我懒得睁眼,你读给我听。

傅经年喜欢他这些小动物一样的动作,微笑道:吾弟红儿,来信皆收到了。只恨不能替你解忧。近日我做梦梦见了你,梦里唤你的名字,叫红儿。叫他们听去了,笑我在思乡。我不是思乡,却实是在想你。那一日我还没走远便想回头再看看你,又怕这一回头,我便要后悔,绑了你和我私奔。又或者占个山头你和我做一对山霸王,也是好的。

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低头看着二月红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了,孩子一样的人,拱在自己怀里,头发软绵绵的,露出一个可爱的璇儿。忍不住又在他头发上吻了一下。轻轻的把他挪在枕头上,又想起一事来,自怀里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事物来,放在二月红的手中。二月红沉沉睡着,也并没有醒,小手儿里放着个红布包儿,趁着手儿小小白白的。傅经年又去吻他的手,二月红却在梦里一伸手,小拳头在空中一抡,正抡在傅经年鼻子上。好在他力气小,动作慢,傅经年躲了一下,只是鼻子一酸,只见二月红胳膊一缩,缩进了被子里,又扭了扭把自己裹了个严实,止露一张小脸儿在外面。

傅经年被他打了一拳心中却是柔软的,甜蜜的,俯下身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这才出去。

外面果然是醉醉,穿的紧紧陈陈的,冷的直跺脚,见了他笑道:你们好热乎,我快冻硬了!傅经年也笑道:明儿我给大崔放假,让他给你买手炉可好!醉醉嗤的笑了一声,道:快走快走!我要爹是发现要打断我的腿!

雇佣关系2〔兴lay〕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1992426211834

昨天发的果然丢了
全文h
未成年绕道哦

链接在评论第一条

雇佣关系1〈Lay兴Lay〉

LAY兴LAY

穿着破洞牛仔裤,穿着大不知道几号长外套,背着大大的双肩包,少年快速的在人群里踩着滑板穿行。 听不到老人家的抱怨,他耳朵上挂着大大的耳机,里面传出了大声的说唱。
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背包里放着刚刚发射过枪管还在发热的手枪,肥大的衣服下面,贴身别着匕首。可他的状态是满不在乎的,随意的嚼着口香糖,滑板呼呼作响,像个逃学的学生,人长得乖巧,看不出来竟是个不听话的。
回到家,蹑手蹑脚的往书房走,还没到门口。
LAY?你回来了?声音从卧室传了出来。
少年泄了气,肩膀也耸了下来,有气无力的应道:哦。
他有点气,重重的扭了一下门把手,开门道:我专门没走门,你怎么知道的?
屋里的人带着点笑意:我就是知道啊!你怎么不肯走门啊?又踩得满屋子脚印,阿姨等下又要念你了。
LAY闻言赶忙把鞋子甩掉,跳上沙发,道:好冷!
初春天气并不很冷,可少年穿了宽大的破洞牛仔裤,露出整个膝盖,一路回来,膝盖已经吹红了。他蹲在沙发上把红红的膝盖对着沙发上坐着正举着IPAD看新闻的人。
可能是新闻太过有趣,沙发上坐着的人并没有及时的反应,少年扑过去,从IPAD上露出两个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睛,瞪着,嘴里委屈道:兴,冷!
发现兴还是没有抬头的迹象,LAY一把拍掉了IPAD:看我!
莽撞的撒娇仿佛很讨兴的喜,他终于抬起头扶了一下眼镜:杀了吗?他抬起手,LAY立刻把膝盖送上去放在他的腿上,他用自己的手去暖LAY的膝盖。LAY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舒服的嗯了一声,向后仰过去,模模糊糊的回答了一个:哦!
兴换了一只膝盖,又问道:怎么样呢?难吗?
LAY在犯困,有点迷糊:不怎么难。想了一想,又道:他有枪,我脖子上蹭了一下。他扒开领子,露出曲线优美的脖子,果然有一道擦伤。
兴本来猛的抬了头,一见只是擦伤,便垂了头道:等一下处理一下。
LAY笑道:你在心疼我吗?
兴认认真真揉他的膝盖,像没听到一样,不回答。他的手本就凉,其实暖不到什么,脸上虽无表情,认真起来的样子,又仿佛LAY是他的稀世珍宝一般。眼镜遮住了目光,只模模糊糊能看到一点棕色的瞳仁。
他不肯回答,LAY也不继续问,抽了抽鼻子道:咖啡,大夫不是说不要喝这个嘛!
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他看见了直起身子拿过来喝了一口,皱眉道:又是美式。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包彩虹糖,丢了几颗在嘴里,又塞在不知什么地方。嘟囔着这趟特别累,我得涨价。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小美人等全面恢复更新

之前我人生中遇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更新和对于原来肉肉链接的修复也没有上心。也很感谢居然每次更新都有人来评论和点赞❤️

今天终于得以了断。

所以本周起小美人恢复周更,为了不拖延症,欢迎催更。
肉文链接会一点一点恢复的!
谢谢!

污糖回归了❤️

江南吐槽君

哈哈哈哈哈我以前写过这么搞笑的

#江南吐槽君# 求助,我跟我男盆友是在游戏里认识的,然后我们有六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一直在游戏里一起打本,配合都挺好的,关系也挺稳定。结果前两天打了一个大本加了三个人进来,里面有个妹子全程缠着我男朋友,腻歪在我男朋友身边,说什么哥哥我好崇拜你哦,还对我其他朋友说我好喜欢你们,明明比我大还叫我姐姐,说好喜欢姐姐。气的我手一抖让怪给炸死了。结果出了本,他又微博关注了我男朋友和我几个朋友,没有关注我,但是到处说喜欢我,还说自己跟我很像都比较没心眼容易吃亏。我这一阵子公司特别忙我还在国外出差,结果这妹子发微博圈我男朋友说我想XXX了,就是我男朋友在游戏里的名字。
我是绿了吗是绿了吗是绿了吗?在线等好特么急!
#现在你们明白我什么感受了吗##po主脑袋顶上有草原依然谈笑风生#

〔红兴〕小美人40 二月二

本文严重OOC,如有不适请迅速撤离!
傅经年和二月红两个名字都是借用的,出于保护蒸煮的目的,和原著人物没有关系!原著粉还请谅解!!!


再如何热闹喜庆的正月,背景却是苦难的战争阴云。东北三省实实在在的丢掉了,不知多少难民涌向各地。北平城里也有不少,二月红见不得这个,他不懂政治,也不懂战争,可要让他看着这些人他心里也是煎熬痛苦,他天生便是敏感体恤的性格,见到别人受苦他便不能安心,像是那痛苦落在他身上一般。每日里去黄师傅处练功排练新戏,路上有难民聚在一处烧了火取暖,冻的瑟瑟发抖,他便心下难安。想着同师傅商量给难民些饭吃,又不知如何开口。他是全不管钱的人,虽不怎么花钱,可过年也采买过七零八碎的东西,也知道如今是战时,物价飞涨,自己那些体己也不知道够舍几顿粥的。况且他向来不懂庖厨之事,少不得要烦师母操心张罗,师傅家里十几口子人,全靠师母费心维持,自己断不好意思开口去。
思来想去,没有法子,又忧愁傅大少不在身边,要不然自己问他他定然有个万全的主意。于是便写了信同傅经年抱怨,没有你我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云云,投了出去却又后悔,他在外受苦受累,本就在战争前线,自己在后方还要找事,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手也伸不过来,自己同他抱怨便是白白增加他的烦忧,又赶忙写了一封澄清的信件,讲明前面一封信中抱怨烦恼通通作废,这一封才是正文,没话找话的写了一堆,又说排演新戏的事,原来是师傅特意为了支持抗日救亡而新写的戏,虽是古装却是借古讽今的意思,师傅是名角儿,颇认识几个有名的文人,丢了东三省俱都义愤填膺,故而本子打磨的飞快。师傅张罗着几个有名的角儿一起来排,为宣传抗日,准备义演。二月红自然也是要帮忙的,他读书不少,戏唱的也多,实在知道这是很好的戏,词写的实在好,这本子里他也出了些力气,为这戏也寄了很大的希望。所以十分希望傅经年能回来看一看,又道,若是十分的忙那么回不来也是可以的。他向来想到便说,年岁日长,多少添了些沉稳,可是对着傅经年又是说不完的话,足足写了三页纸才收笔。
傅经年收到信却是两封一起到的,两封齐读,滋味尤妙,一封全是娇嗔,一封满是甜腻,心里真像被猫儿舔了似的。
二月二上是二月红生辰,张家讲究老理,小辈的生辰是不大办的,可礼数仍应周全,二月红一早上起来便要向父母磕头,他如今经历了些事,性子稳了些,端端正正的给父母磕了头。张家老爷本不喜他,看他这样低眉顺目的跪着,想想他这一年行事沉着不少,只是还爱唱戏,所喜自己其他几个儿子还算争气也不指望他如何光耀门楣,他如今这样是铁了心要唱,自己也拦他不住,只望他这样能靠着唱戏安身立命也好,所以又嘱咐他道:现下成人了,要记得不可再胡闹,你要唱戏便好好的唱罢!
张家夫人又道:十八了,娶亲已经晚了,今年务必要说一门好亲事才好!又道:傅家总说给我们说一门好的,如今也不提了,倒耽误了我儿。
二月红听得心里烦闷,低头应了,行礼出来。醉醉守在门口,堵着他道:二哥哥!
二月红见了醉醉,微笑道:醉醉!醉醉有什么喜事,穿的这样漂亮?
醉醉穿了件新的荷绿色棉袍,围了条纯白的狐狸围脖,上面还缝了两只大扣子作狐狸眼睛,醉醉眼睛本来就大,现在站在二月红面前,四只大眼睛乌溜溜的瞧着二月红,二月红瞧着有趣,去扣她围脖上的扣子,醉醉缩了一下躲开了,笑道:给我扣坏了!
二月红从没见她这么爱惜什么东西,笑道:怎么就给你扣坏了?又道:这围脖哪来的?这么金贵的?不明来路,小心你妈收拾你!
醉醉嘻嘻笑了一下,也不回答,道:二哥哥你今儿生日大喜呀!我的礼物晚上再给你!
二月红笑道:你哪来的钱?咱们出去吃,我请了朋友,你跟我一道儿去吧!
醉醉又笑道:你那些狐朋狗友,好没意思,我不去。
二月红在京不过认识几个朋友,连上戏班子里玩的好的跟大学里认识的几个同学约了中午出去吃生日酒,醉醉跟那个小姑娘投契,已经见了几次,这次不愿意跟来,二月红反而不解了,道:哪来的狐朋狗友,好几个大学生呢!你不想见小姐姐吗?
醉醉还是嘻嘻笑道:今天不见也是好的。
二月红虽不解,他急着去师傅府上行礼,醉醉神一出鬼一出的也不是一两天,所以叮嘱道:你别闯祸啊!
醉醉连声应了,催他快走。
到了师傅家,又是磕头行礼,师傅坐着受了,又赶快给扶起来道:好了好了,这一早上你尽下跪了,让你师娘给你煮一碗长寿面。原来二月红生日向来要在师傅这里吃一餐长寿面,师娘早起便预备了,二月红磕了头便端上来,笑道:今天说来也巧,是个双黄蛋!二月红笑着接过道:这是因为我过生日了!师娘疼我,特地挑的双黄蛋哄我呢!
师娘笑道:你瞧瞧这小嘴!抹了蜜似的!
师傅笑道:我的徒弟,自然会说话。
二月红吃了一口鸡蛋含在嘴里烫的直吸气,还道:正是师傅教导的好!
师娘拍手道:你们师徒两个,一哼一哈的吹,我听不得了!又向二月红道:不够还有,你中午少不得要吃酒,多吃点面打底。
二月红饭量不大,一碗面吃完已经够了,放下碗又跟师傅聊天,说些闲话。黄师傅见多识广,说话又有趣,二月红总愿意同师傅多说话,师傅喜他乖觉又纯良,也爱提点于他。说着时局,又说到了难民的事,二月红藏不住心事,面上有带了些不忍之色,黄师傅知道他心地善良,不愿见人受苦,宽慰道:后面几日,咱们的戏上了,所得的票款就有用来安置的,你放宽心。又打岔问道:今日是你的生辰,怎么傅大少却不回来?
二月红不知师傅布置了这许多,渐渐放下心来,答道:傅大少说军务实在走不开,让我乖乖的,等他回来。
黄师傅见他面上没什么不痛快的,笑道:真是长大了,我当你必定要闹得他回来呢!
二月红笑道:我那么不讲理么?
黄师傅点头道:从小除了缠师傅就是缠那个傅大少,人家不来给你过生日摔碗的事儿我可知道,正是十分讲理。
二月红道:那会儿小,现在知道世事不易,哪有事事遂人意愿的?说着轻叹一口气。他这么点年纪,体谅是一回事,要说不遗憾,却是假的,他心心念念便是傅大少回来见一面,说不上话也好,可就为了见一面,让傅大少奔波劳顿,他也心疼的。
黄师傅见他叹气,知道他心中到底有些不痛快,又道:嗐,我差点忘了,师傅备了一份小礼物给你。说罢从身边拿出了个锦盒,道:上次见了就觉得喜欢,这东西别人戴怕要俗气了,你用不怕的,上面的画儿也好!正好给你!
二月红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套十二个金纽子,上面刻着各样的兔子,形态各异,喜道:啊呦!小兔子!
师傅笑道:正是!我瞅着眉眼很像你。你今天这一件就正合适,把外面这件宽了让你师娘给你换上。
二月红因今日生日,穿了件新做的金杏色缎子面棉袍,原本的扣子是布扭的,师傅这么说,喜滋滋的脱了下来,只穿了里衣盘腿坐在师傅炕上,师徒二人一左一右,眼巴巴的看师娘给他缝扣子。
师娘一边缝一边笑道:你们两个一对儿活宝,我说你师傅是黄现成儿,得了什么东西非得立刻显摆出去才好,你也学成了小现成儿!
二月红笑道:中午约了人吃饭,正要显摆出去!
师娘手脚麻利,不一会儿便换好了,二月红穿上,美滋滋的道:师傅,贵气不贵气!金闪闪不金闪闪?
黄师傅和师娘都眯着眼睛笑道:好贵气,好金闪闪!
眼看到了午饭的点,二月红便从师傅家出来,叫了戏班子里玩的好的小包子几个,一起去馆子。二月红本来不爱呼朋引伴的,所以能玩在一起的,也不算多,他定了个大包间也就够坐了,小姑娘一见他就扑上来挽着他胳膊笑道:妹妹过生日啦?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说着小伙伴都拿出礼物给他,又喊饿忙的叫开席,年轻孩子不会喝酒,戏班子的怕坏也不敢喝,故而只齐敬了寿星便罢。可二月红本就没什么酒量,一杯下肚,脸便红了。年轻孩子,一齐吃了饭这便熟悉了,戏班子的孩子便被撺掇唱了几个,唱花脸的小包子也要唱,哇呀呀一出口就被小姑娘夹了个鸡腿把嘴堵上道:大嗓门,怪吓人的!
小包子脾气好,啃了鸡腿道:不唱就不唱,以后你还得花钱来听来!
说的大家都笑,直闹了好一会子才散。
二月红吃了酒,眼睛有些迷,回到家里,倒在床上眯了一会,老妈子就来叫,说是吃饭了,他洗了脸出去,原来是因他这是成年,亲近的亲戚们还是请了来家里给他过生日的,张家老爷叫他在门口迎着。大家大户的请客吃饭,自然不像中午似的随意,二月红叫他爹带着挨桌敬酒行礼,又是应酬说话,二月红只觉得行礼行的腰痛胳膊痛,实在推不过喝了几杯酒,他中午本来酒就没有消,更觉得头沉。好容易应酬完了,便推说不胜酒力回去歇着,至于他们那些亲戚,他们来此也不过是借着他生日的由头联络交际,他在与不在却是没什么差别的了。
他回去草草洗漱了,倒在床上便睡,直睡得昏天黑地,迷迷糊糊听得外面有人叩门,他不想理,翻了个身又睡了,过一会有只凉凉的手摸了摸他的脸,笑道:这是喝了多少?

你们猜是谁?

求一个能安全稳妥发肉的地方

求求求
微博不行,被黑子盯上了
求求求

要不以后的文写不成了